不过没走多远他就又转道向东最后陆续有己方士

发布时间:2019-01-31 16:01:37   编辑:印象彩票-印象彩票网pk10浏览人次:51

 
    所以在王平大刀攻来的时候,吕建也忙策马,然后用自己的大刀一挡,是撞开了王平的大刀。
 
 
    不过吕建虽然是用自己的兵器抵挡住了人家一刀,不过说实话,吕建自己知道自己家的事儿。不得不说,王平的力气比他大多了,吕建这时候他可知道自己是吃了亏了,这时候虎口都被震得麻木呢。
 
    而他在此时是心中暗骂,这敌军将领可是比自己的力气大啊,这他娘的,自己要是不小心的话,没准今夜还真是他娘的凶多吉少了。
 
    拼他娘的了,不拼就要死在这儿了,拼的话,还有可能活,所以拼了。
 
    吕建下定决心后,依旧是往后退,顺带着向王平刺了一刀。不过就凭他那三脚猫的功夫,可能对王平产生什么大威胁吗,明显不可能啊。所以王平对此也只是一笑,然后就架住了吕建的大刀。
 
    别看两人都是用刀的没错,但是这个差距,可真是大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九三〇章 庞柔王平夜袭营(续)
 
    确实如此,不管怎么说,吕建他那不过就是三流上等的武艺而已。而王平呢,那可是二流下等武艺的顶峰,并且已经就快要迈入到二流上等武艺的阶段了。所以两人能比吗,可以说差距很大,悬殊啊,差一大截呢。
 
    吕建和王平拼了两招之后,他就知道自己和王平的差距了。他心说,对方武艺果然不是自己所能比的,看来自己还是快跑才是。
 
    所以他大喝了一声,“弟兄们,给我拦住敌将!”
 
    说着,他是拨马就跑。说实话,王平是异常鄙视像吕建这样儿的将领,不爱惜士卒性命,你用士卒的命,来换取你自己逃走的机会,这样儿的将领,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,更何况他还是主帅呢。
 
    不过兖州军士卒,也确实是给王平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但是王平眼珠一转,心说你会说,难道我就不会说了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听王平此时大喊道:“活捉吕建着,赏钱三十万,杀死其人者亦赏钱十万!”
 
    王平绝对是有这个加钱的权利,说实话,如今汉中可真是不缺少钱粮。所以要真是能用钱粮解决的问题,那也真就不算是什么问题。并且还有什么呢,那就是己方损失钱粮,只要能活捉其人,或者杀了吕建,那其实都是值得的。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一听,双眼放光,这又涨价了。这回不止是活捉生擒其人赏钱增加了十万,并且杀了其人也有赏钱,这个简直是太好了。不少凉州军士卒,是再一次对吕建是穷追不舍,这到手的钱。一定不能让他给跑了。哪怕是三十个人分,那还每人能得到一万呢,所以当然他们是不会放过吕建的。
 
    吕建一看,心说我的亲娘啊,凉州军士卒这都疯了不成,他娘的自己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只那么多钱啊!
 
   
 
    说实话,这时候其实都有不少兖州军士卒都动心了。毕竟所谓是“财帛动人心”,更何况是如今这民不聊生的乱世呢。那可是三十万钱啊,不是三十钱,所以要说不动心,那都是假的。可是吕建是己方主帅,所以兖州军士卒当然是只能想想。却没人去真正做什么。
 
    最后依旧是吕建倒霉,他还是被凉州军士卒给围住了,然后都想活捉他,等他刚摆脱了凉州军士卒,结果王平是又一次上来了。
 
    吕建此时心里是这个后悔啊,可惜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,他心说。早知道今夜自己是如此狼狈,就是打死自己,自己都不会再如此作为了。
 
    以后,自己绝对不会如此了,这不是给己方增加士气,而是在玩命儿啊。幸好自己算是跑得听快,要不就早被人给活捉生擒了不是。
 
    他想得倒是挺好,不过以后。呵呵,还能有机会了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王平的大刀是再一次向自己攻来,如今跑不了了,只能是战了。
 
    吕建把牙一咬,是硬着头皮,就与王平战在了一处。说实话,因为武艺的差距。所以他不是王平的对手,还不到十五回合,直接就被王平一刀给砍落马下了。不过王平下手还是有分寸的,他特意这次没有用刀刃去砍吕建。而是用刀背,要不吕建不死也估计得重伤。而这次呢,只算是轻伤而已。
 
    吕建栽落马下,王平大喝了一声,“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旁边儿的士卒是一拥而上,直接把吕建给五花大绑上了。至于绳子,那是王平提供的,他就想着今夜可能活捉吕建,所以是特意准备了绑绳。
 
    至于士卒动手也麻利,对他们来说,虽然钱没有了,但是这也算是立功了吧。所以虽然没钱,不过将军要是赏赐好酒好肉什么的,肯定不能少了自己等人的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吕建差点儿以为自己要死了,结果发现自己是被凉州军士卒给绑了起来,他心说,难道凉州军的人要劝降不成?
 
    不说吕建自己在那儿胡思乱想,就说吕建栽落马下后,王平让士卒给他绑了起来,然后在战场上是大喊道:“吕建已死,兖州军速速投降!”
 
    同时他也股东己方士卒大喊这话,“吕建已死,兖州军速速投降!”
 
    说实话,真正在吕建这边儿的兖州军士卒,那只不过是少数,所以更多的,其他的兖州军士卒,那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。所以一听有人这么喊,他们不少人都认为己方大帅吕建确实是身死了,要不大帅怎么没动静了呢。
 
    吕建虽然这时候嘴还没有被堵上,不过他敢说别的吗,他心里可清楚着呢,自己要是敢出声,那么自己可就真死了,不再是假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的士气大跌,毕竟自己大帅都身死了,这今夜的战事,还有必要再继续下去吗。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何尝不知道,凉州军的厉害,凉州军士卒战力之强悍,绝对是要超过己方的。看看之前的形势就知道了,双方人马差不多,人家比己方多几千,可优势都在人家那儿,却不在己方这边儿啊。
 
    如今再一听自己大帅都已经身死了,他们确实是深受打击。毕竟一个主帅对于一支队伍的重要性,就不用多说了,所以兖州军虽然如今还没有败,但是却已为时不远了。
 
    这也就是因为兖州军是天下强军。所以还不会因为主帅身死,就一下就溃败了。但是失败,那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,毕竟凉州军有多强,而且吕建也确实是被人家给生擒活捉了,所以兖州军确实是无力回天啊。
 
    估计就算再强的军队,也是要败的。所以就别说是兖州军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王平这边儿的动静,庞柔是早都听到了,他心说好,估计吕建是被生擒了,就算不是生擒,也肯定是身死。好,太好了,今夜我军必胜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抓住了机会,是大喊道:“弟兄们,敌军主帅身死,随我冲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凉州军是士气高涨,而兖州军是士气低落。此消彼长的情况之下,对兖州军来说,可以说是特别不利。失败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,关键是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能力挽狂澜了,凉州军是吃素的吗,他们难道不会把握这如此的大好时机吗。
 
    兖州军此时已经是节节败退了,没办法,本来就不是人家。而如今形势,更是对他们没利,所以他们不败退才怪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庞柔和王平两人心里可都清楚,如今己方是乘胜追击,肯定是能让兖州军是彻底败退。
 
    所以两人是都带着己方士卒,杀奔节节败退地兖州军,对他们来说。这“痛打落水狗”的机会是绝对不能放过的。之前一直牵制对方,所以是没有什么机会来决战,如今可算是有了机会,他们当然是不会放过了。
 
    所以无论是庞柔也好。还是王平也罢,其实都是如此想法。他们就是要杀个兖州军片甲不留,最好把他们灭了才好,不过两人心里其实也都清楚,这个基本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王平大喊道,“弟兄们,我军就要胜利了,给我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听到王平如此说,士卒是欢迎鼓舞,他们当然也都知道,己方是马上就要大胜了,没看到兖州军此时是节节败退吗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徐晃带己方士卒闯出了凉州军的包围后,他是直接向北,不过没走多远,他就又转道向东,最后陆续有己方士卒逃来。经过最后他和史涣这么一清点,己方这回损失确实不小,一万士卒,到了如今,就只剩下三千多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这三千多是怎么组成的呢,首先就是徐晃所带的这些精兵,战力最为强悍的两千五百,从北门突围,结果他带出来近两千人,这确实算是不少了,毕竟他们所要面对的,那可是凉州军,而且人马还不少。
 
    而东门那两千五百最弱的士卒,是没有逃出来的,因为王伉从其他三个城门调兵,就是为了不让东城门的士卒逃跑,包括徐晃,一个都没跑了,全军覆没。
 
    而知道这个消息的徐晃,是眼眶有些湿润了,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是不能哭,一滴眼泪都不能流出来。要说他确实还是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,所以是马上便制止住了自己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最后那两个城门,西门和南门,加在一次,突围出来了近一千一百士卒,所以加上之前近两千人马,一共是三千多一点儿。
 
    在逃跑的路上,徐晃是简单地对自己手下两个副将,还有士卒说了几句,“各位,此此却是我这个当主将的失误,确实不知敌军居然是暗中回来了不少人,所以以致我军弟兄,伤亡了不少,此事我自当向主公禀明。一切皆有我一力承担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“将军,这……”
 
    徐晃是摇了摇头,然后把手一摆,“不必多言了,我意已决,就这么办了。多说无益!”
 
    徐晃毕竟头脑反应还是很快的,所以当他率兵突围的时候,就已经发现了不对,要说王伉都把兵力调到了东城门,可怎么北门还有那么多人马,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。他其实就已经怀疑上了,毕竟徐晃作战经验是有多丰富,如果说他在城内的话,这事儿能瞒住他,可都已经到了城外,两军交上手了,这事儿还指望着能骗过他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。他从西门和南门突围回来的士卒那儿,也了解到了这个异常情况,所以他就直接推测出来了,王伉在城外的兵力,绝对是对于两万五千,基本应该就是四万,也许还多。
 
    所想想到此处,徐晃是深深自责啊。这么大的事儿,自己这个主将居然是不知道,这难道不是自己的失职吗?如果知道的话,自己还可能去想起他的方法出城,就不一定是要如此方法突围了不是。